我在抖音制造流量垃圾
2020-11-18 16:33 抖音 流量 網紅

我在抖音制造流量垃圾

作者| 天才刀小刀、夏曉茜  來源|毒眸(ID:DomoreDumou)

在無聊經濟浪潮下,直播成為越來越多網民生活的一部分。

第45次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顯示,截至2020年3月,國內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5.6億,較2018年底增長1.63億,占網民整體的62%。

作為直播中的兩個大類,以游戲、才藝為主的泛娛樂直播收入來源是打賞,占比超過90%;以商品交易為主的的電商直播收入主要來源于傭金分成。 

兩者的市場環境迥然不同, 2020年,風口上的直播帶貨正創造一個萬億市場,秀場直播卻漸漸“走向終局”。Mob研究院的報告顯示,近一年內,泛娛樂直播行業移動用戶規模波動較小,基本維持在1.6億量級,進入存量殘殺階段。 

在網絡世界里,一些人因直播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。有人坐擁千萬粉絲,和明星一樣開起了線下演唱會;有人憑打賞賺得盆滿缽滿;有人隨直播平臺赴美敲鐘……

但龐大的直播市場里并不全然是美觀的部分,一樣藏污納垢。

最近,毒眸(微信ID:DomoreDumou)采訪了一位秀場直播局內人“天才刀小刀”,他在某知名MCN機構待了短短數月,卻見識了這個線上世界里不同尋常的浮光掠影,也許這些碎片是有他個人視角的,但也能為我們揭開直播業態的一角。

以下是這位前短視頻運營的自述,不代表毒眸立場,由毒眸對其的采訪整理而成,經過編輯刪改。

1 為啥“搞黃色”百試不爽?因為無聊的男人太多了

直男們,別幻想了。你看到的,都不是真的,只是修片修得狠不狠的區別。一套行云流水的PS整容,造就了太多現實中你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的美女。

主播只需要下載一個美顏相機類的APP,拍視頻的時候就可以直接拉腿、提臀、豐胸、小頭,只不過是畫面略微有一點跳,比如瘦臉,臉一會兒大一會兒小。假如跳得特別嚴重的話,可能會用原相機拍,再靠PR或者AE之類的專業后期軟件修。

對女生來說也一樣。抖音上的那些秀腹肌的短視頻,尤其是那種“跟男生合租了,今天怎么停電了?”的視頻,一個彩燈打過去給你亮腹肌,那都是拿眼影盤畫的。拍腹肌的人,根本就沒有什么腹肌,尤其是那些干瘦干瘦的,肚子都是平的。

抖音話題#腹肌#播放量超142億次

那長得不咋樣,又沒啥才藝的人,還能拍點啥?基本是在“打擦邊球”。

我帶過一個主播小A,她是一個演員,我讓她拍過一條“對口型”的短視頻,怎么拍的呢?就是胸上的扣子,故意解開了一個。

因為接近兩個多月,她的視頻一直不起量,直播間同時在線人數只有十幾個,我就讓她發了這么一條視頻,直播間同時在線人數漲到200多,馬上就把數據拉起來了。

但是,這位小姐姐比較注意自己的形象,想刪除視頻,我就一直騙她說,“剛剛發的視頻短期內不能刪,會影響帳號權重。”其實根本不會,影響的僅僅是直播間的流量以及直播收益而已。騙了半個月,實在是騙不動了,她把這條視頻刪了。

你問我有沒有正經的大學生?大學生有,正經的不多。正常的好姑娘誰會搞那些呢?誰會愿意碰那些呢?根本不會的。

至于為啥“搞黃色”百試不爽?因為無聊的男人太多了。

我沒有做過什么爬蟲的數據畫像,只不過手里面的主播太多了,知道這些“大哥”的基本情況。直播間當然也有大姐,但大哥的比例肯定更大一些。

“大哥”基本是30-40歲的有錢有閑的男人,他們可能已經結婚有孩子了,可能家庭生活比較平淡了,就出來瞎搞了。“大哥”真的特別有錢,有一個主播叫小B,她是空姐,主要發劇情視頻,直播間就有一個“大哥”,北京四環內有6套房,一晚上可以給她刷20萬。

“搞黃色”能快速吸引到這部分中年男性,然后騙他們的錢。

一般拍身材的短視頻就是“打擦邊球”。小C以前就是做小姐的,沒有任何才藝,是一個整容臉,胸和屁股都是假的,她就只會拍“打擦邊球”的視頻。

某些穿著清涼的視頻截圖

有些短視頻隱晦一點,但一樣帶有“性暗示”。

比如主播坐到馬路邊上,穿著很短的職業裝,黑絲襪配高跟鞋,可能就往某個男的身上撲。

還有的屬于非常明顯的“性暗示”,放一個玩具似的小凳子,是羊駝式的造型,凳子前面是一個頭,后面是一個支出來的尾巴,主播就跨到上面一直扭。

抖音肯定會封,但一個號被封了,換四五個號繼續播的大有人在。

小C已經連續被封了4個號了,現在這是第5個號,她發了6條視頻,半個月粉絲就漲到了2.6萬。通常講直播間只能貢獻30%的粉絲,也就是說剩下的60%粉絲都是這些“擦邊球”短視頻貢獻的粉絲,還有10%是她的一些老粉和舊粉。

2 有的主播語言表現力不如Siri

兩年前,我還在影視行業鄙視鏈的頂端,當時我做電影發行,業績也一度很好,所以進入這家網紅機構之前,我就知道自己淪落到了行業鄙視鏈底端,生產的是流量垃圾。

這家公司,90%以上的網紅可能都是主播,并不是什么短視頻達人,直播也是公司來錢的主要途徑。

選主播,不論男女,優先看顏值,如果沒有顏值可以看身材。好的標準是你有顏值又有身材,還有點才藝。僅僅長得好看也能直播,會嘮嗑就行。

我們公司的標準是這樣的,單月直播流水到達1萬以上可以提供后期剪輯服務,單月直播流水達到2萬以上可以提供線下拍攝+剪輯的服務。

你看抖音賬號簡介,寫了“直播時間幾點到幾點,公會勿擾”這樣的話,他們都是職業干主播的,基本是我們公司的,因為這兩句話是我們給主播培訓通用的模板。

具體到內容上,做直播這條業務線的主播,我們就不推薦拍劇情視頻,因為做直播要求的是短平快,要快速搏眼球。

當我們接到一個新主播的時候,可能會問他,想拍哪類,對標誰誰誰,如果是說要拍一些劇情類的,我們馬上會把他的話堵死,盡量引導他不拍這些,讓他拍一些顏值、身材類視頻。

如果沒有顏值、也沒有身材,或者主播拒絕拍身材的情況下,可能會拍一些“對口型”視頻,但這基本就等于主播放棄了漲粉,因為不起量,當然也可以用一些方法,就像我上面說的那樣。

可以說,我是自己帶的那些主播的短視頻“教父”。

早上到了公司之后,我先開早會,然后寫今天的策劃方案。我們手里面的主播分幾個類型,比如拍對口型、拍搞笑段子、拍身材,要寫不同類型的方案和腳本,告訴他們怎樣拍攝,這些工作下午3點前會完成。

下午3點之后,很多主播也起床了,吃過飯,再來找我們拍視頻。

很多人都是線上溝通,比如說,主播先拍了一段素材,我來講解這個東西怎么拍,先拍什么,后拍什么,需要擺什么造型,燈光、機位都講清楚了,他們拍后一條一條素材給我們審,然后我告訴他需要調整的地方,再把素材傳過來,剪輯好了就可以發了。

按照正常的打卡的時間,我從早上10點上到晚上8點,但是從10月20號開始,公司要求早上10點到晚上9點。按正常角度,9點下班以后可以不用回復這些主播的消息,但他們會給你打電話。

主播畢竟是“陰間”作息,下午和晚上是他們精力旺盛的時候,可能會過來找我拍視頻,然后審片子。其實我已經很疲憊了,但如果我不想管,他就投訴我,投訴一次就是罰款50塊起步。

有的時候凌晨兩三點了,主播突然打一個電話,把我從夢中驚醒,哭著說,“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。”你和你男朋友分手跟我有什么關系?

我們會給主播評級,評級不只看顏值或表現力,從短視頻的角度來講,還有一個配合程度。他愿意不愿意配合我?我讓他拍什么就拍什么,我讓他怎么樣他就怎么樣,如果配合度比較高的話,可能會把評級往上調一調。

像某幾位十八線演員,多數情況下直播不穩定,因為偶爾要拍戲,加上配合度不高,評級就會從S級下拉到了A級。

我希望流量不好的人可以自己消失,也經常用一些方法“勸退”主播。

小D特別想拍Vlog,但是她沒有拍Vlog的紀實的創意和剪輯的手法,生活也特別無聊,所以她拍的Vlog沒有任何看點。

我給她拍的是對口型,為什么呢?因為她沒有表現力,她試過用自己的原聲念情感段子,類似“蒲婉安” “漣漪”這兩個號,他們就是用自己的聲音錄一些情感類的心靈雞湯的。

浦婉安、漣漪視頻截圖

我給她嘗試過,但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講,她的語言的表現力都不如SIRI。就很機械,根本沒有任何面部表情,除了這張臉長得湊合以外,她什么都拍不了。加上不聽話,想讓她拍點變裝,但她說“我就是想拍Vlog”,我對她很頭疼。

因為我們是幾個人流水化作業,我負責她的短視頻,她的直播間是另外一個人管,我就跟她的直播運營互通有無,把這個事兒聊了一下,我說:“她不配合,她這樣拍一定過不了”。同事說:“那行,別管她了”。相當于我們兩個人一起放棄,就可以這樣來處理。

每個主播有專屬的微信群,里面有我、我的領導、直播運營、直播運營的領導,還有這個主播。

她的拍攝腳本和策劃視頻,我就隨便給她扔到群里,可能今天給她扔一個變裝,明天給她扔一個對口型,后天給她扔一個段子,完全不考慮她能不能拍,會不會拍,或者是她拍的這些垂類跨度這么大的情況下,對她的帳號有沒有好處。

一個帳號堅持一個垂類比較好,我完全不考慮這些,就隨便給她扔,愛拍不拍。你想拍,那我就給你看,無論你發過來什么素材,我可能連看都不看,就直接視頻發出去。這樣一個狀態下,三天兩天她自己就放棄了。

3 機構太多,主播不夠用了

我同事的狀態跟我差不多,精力分不過來。

今年2-3月,我的前同事剛剛入職,他們甚至一人帶80個主播,根本看不完視頻,所以很多人就忙不過來。

正常每個運營的飽和量是不超過50個人,平均可能是20-30個人,超過30個人,肯定有一些人就不管了,或者是2天管一次。為啥不多招幾個運營?多招一個人就要多花一個人的錢啊。

相比這些運營上的問題,現在的問題是,機構太多了,主播不夠用了。

正常來說,一年之中的10-12月是直播的旺季和高峰期。但從今年9月到10月,我手里的主播不斷減少,到我離職的時候,已經從30多個流失到只剩下十幾個了,而且至少有20天沒有新的主播進來。北京分公司可能一共就招了10個人,直播招募的KPI肯定沒完成。

短視頻的大火,帶來的是又一波對年輕人價值觀的進一步扭曲。我做直播招募的同事,現在完全找不到人,都已經去找大一、大二的在校生了。大學生為什么做主播?因為有錢,因為想紅。

主播和運營之間也會相互勾搭。

有一個直播運營小哥哥,他帶的一位主播,一個月直播流水30多萬。這位主播還是大三學生,就跟運營搞對象,聊了一段時間之后,運營就覺得主播是在玩他,以搞對象為名義,在他這里拿到更多的資源。

資源指什么呢?比方說每個月20號之后,可能總部給我們各個分公司,或者是給我們短視頻這邊批下來一點錢,可能是5000,可能是1萬,數額不等。

看哪個主播的流水或官方任務還差一點,需要花錢幫忙推一下,公司出錢讓他們的曝光量漲一漲,月底沖流水,直播那邊也會有一些預算,比如說給主播買一些Dou+。

從利益的角度來說,可能主播玩弄運營的成分更多一點吧。因為這個小哥哥在她身上花了點錢,充了卡。

畢竟公司預算不是自己的資源,要是主播給他提要求,那他就得想辦法。比如,主播說,“親愛的我今天直播間沒有人,你幫我要個人氣卡吧”,他好意思說現在手里沒有預算?自掏腰包也得給她花。

在美顏相機里待久了,可能有些主播就忘了自己顏值的真實水平了。我聽說過一個主播,她修圖特別狠,有位“大哥”要跟她見面,這個主播也傻,就真的跟人見面了,之后就什么都沒有了,大哥從此也在直播間消失了。

4 家里躺著一個“大哥”,怎么可能讓你發這個呢?

所有的主播,無論官方的還是公會的,平臺都會抽走一部分直播流水,主播基本拿到45%的直播打賞。

但是我在的機構不太一樣,簽全約的主播能拿50%的直播流水;如果完成了嚴格的任務,還可以再拿到5%的提成。

公會對主播嚴格,也許和平臺給公會的流量卡得太嚴有關系。抖音那邊每個月都會給我前單位調整KPI,應該是在限制頭部公會的發展。

9月,抖音直播最高一檔提成的標準是發布20條優質視頻,優質視頻就是要有20條大于500次播放量的短視頻,到了10月,這條標準就就漲到了25條。所以公司就把任務壓到了下面,如果某一個主播只發了19條視頻,就算他的流水有200萬,但是提成一分都沒有。

當然這只是官方給公會的任務,最高按照這個標準去達到的話會多拿一些提成,最低標準是從10月的10條視頻播放量過500次,漲到11月的15條過500次。

短視頻運營這塊,需要讓每個號每月最少發布10條點贊過1000的視頻,才能拿到這個主播千分之三的直播流水。

可以說,運營有且只有精力去管高流水或高曝光的主播。沒流水、不配合、新人新號,除非很優質,不然就只是占個坑,反正一時半會也拿不到主播的錢,管他干啥。

我覺得,“卡流量”或許是官方有意為之,畢竟我前單位在抖有點一家獨大了。從平臺的角度來講,希望至少均衡一點,所以盡力控制頭部公會的收入。

另一方面,頭部公會手里掌握了這么多資源,一旦把我前單位弄得不開心了,也可能會讓這幾萬主播停播,馬上轉到快手或者一直播。

所以,抖音其實又在幫助公會。比如,某主播的賬號被封了,如果是野生主播,根本投訴無門,小公會也沒法說服平臺,但是頭部公會的公關部門,一個電話就把賬號解封了。

整體來說,做主播確實挺掙錢的,包括我帶的這30多個人,哪怕沒有評A級,一個月賺2萬多是比較輕松的。

有一個男主播,一個禮拜來公司拍一次視頻,一次拍1-2個禮拜的量,內容是”大哥你抽煙嗎?這個煙太柔了,我只抽立群,大哥為什么抽立群呢?因為立群勁大能壓住心里的事兒......”前前后后我看他換了三輛車,有路虎、吉普,都是挺貴的車。

主播也會給自己找后路,比如和大哥結婚,光我知道的就有兩個。

一個女孩叫小E,有一天她突然說要退網,號也不要了,我特別驚訝,她說我要結婚了,我當時開玩笑問她,“是大哥嗎?”她就說是。人都是有占有欲的,重金刷過來的媳婦,怎么可能再讓你拋頭露面勾搭別人?這個媳婦怎么來的他自己心里面沒有數嗎?

另外一個是小F,她之前在NOW直播上直播,跟“大哥”結婚了,現在孩子都生了,實在是在家待著無聊,因為她老公就是不讓她出去工作。生活不可能就這么干待著,家里又有保姆,也不讓她干什么活,每天就是逛街消費,但又確實不能每天出去,因為孩子還不滿周歲。

小F好不容易跟她老公商量好,就回來了,但只能拍短視頻。直播間大哥要求她拍身材的,拍了好幾條穿著黑絲和小短裙的視頻,一條都沒有發出來,家里躺著一個“大哥”呢,怎么可能讓你發這個呢?

5 短視頻拉低審美,我就是在制造流量垃圾

我一直覺得,我拍的這些視頻都是流量垃圾。

我們的工作模式是,今天有什么熱點,可能一堆人去拍;明天可能拿個大號把什么梗翻過來再拍。比如,把腿往凳子上一搭,拿本書弄張照片,露露腹肌、身材、大長腿,我們之前就拍過了,但是最近又火了,那不就是垃圾嗎?

我做的是強內容方向的帳號,用的依然是蹭流量的方法,對標一些大號拍視頻,這種雖然沒有“搞黃色”但又蹭熱度的方法,也能盡量在短時間內讓他的粉絲量或者是曝光量快速增長。

為什么有主播做了20天,才發7條視頻,粉絲就能破萬?因為這是一套比較成熟的方法論。

我帶的很多主播都是0粉進來的,帳號0權重,我幫他們拍的視頻,都是抄別人的段子,用別人的原聲。包括我幫主播做的一分多鐘的一人分飾多角的視頻,依然是流量垃圾,因為不是原創。

我覺得這是抖音的一個漏洞,拍同款這個功能的本意是讓更多的用戶參與到某個音頻和段子當中,讓平臺有更多的視頻,但對我們來講是一個蹭流量的最好的方式。

當一個百萬級或者是千萬級粉絲的大號發了一個原聲視頻,我們馬上就跟拍。

劉思瑤的視頻也算流量垃圾。我對她沒有什么太多的了解,我只抄過她的視頻。她帶起來了一個什么視頻,發完2-3個小時,或者是4-5個小時,點贊破10萬了或者破百萬了,馬上抄。

“劉思瑤nice”視頻截圖

一個用蹭熱度的方法論養起來的賬號、發出來的視頻,在我來看依然是流量垃圾,只是說是可回收垃圾,至少不是有害垃圾。

現在讓我看網紅看照片,一點感覺都沒有。劉思瑤長得好看嗎?我也沒有覺得。

我選擇離開這個行業的第一個原因是掙得少,月薪不過萬;第二,我本來就是抱著“騎驢找馬”的心態來的;第三,我不喜歡這里的工作環境和方式。前三個基本都是主觀原因,除了這些主觀原因以外,最主要的原因是“制造垃圾”。

短視頻就是把人的審美拉低了,大部分短視頻根本沒有什么內涵和看點,像一些變裝視頻,有什么可看的?不就是是滿足了一些人對美色的需求嗎?

但反過來想,抖音現在的生態,用戶也出了一份力。

就算我真的很喜歡高質量的內容,但是系統突然給我推了一個特別好看的小哥哥或者是小姐姐,我可能還是會多停留一兩秒點贊,因為能夠勾起人的一些所謂的“欲望”。就算是不喜歡,我或多或少還是貢獻了一些流量。

抖音的算法推薦不是順應了人們的欲望,而是促使了抖音賺錢。抖音可能是從去年開始就一直頭疼焦慮的問題是,它的體量這么大,日活躍用戶已經3億多,怎么更快賺錢?所以今年就瘋狂變態地這樣做。

截至2019年7月,抖音日活3.2億

到底是誰無聊呢?就是這些臭男人太無聊了。那些臭男人的愛好和著急賺錢的抖音,共同促成了現在的生態。

6 三天取關了1600個賬號

從這家網紅機構離職之后,我兩天沒有打開抖音,第三天打開抖音,第一件事就是取關了1600多個人。

這1600多個人要么是我負責的主播,要么抄別人的一些大號,或者是某一些對標“天才小火龍”、“刀小刀sama”的賬號,我就直接取關了,因為我本身也不喜歡看。

“天才小火龍”、“刀小刀sama”抖音主頁截圖

比如說變裝這些東西,我就全部取關,去這家網紅機構之前,我還會在抖音上看一看變裝視頻,現在真的是直接滑走,我連一個完播率都不會給你貢獻。

我分了2-3天才取關完,挺累的但是很爽,因為我終于不會再看到這些內容了。

我終于可以讓帳號的推薦重新回到我喜歡看的內容,比如一人分飾多角、搞笑、財經類、歷史類的視頻,或者是個人真正想要關注的心理學相關的,還有一些辦公軟件的操作、怎么拍照片、怎么做飯,真正屬于我個人愛好的賬號,終于可以關注回來了。

在找新工作的時候,從MCN角度來說,之前的公司讓我簡歷的含金量變得挺高的。除了PapiTube那邊,因為Papi醬本人放了話,從我們公司來的一律不要。

對別的小的公會或是對這個行業不太了解的公司來說,簡歷還算是有含金量的。即使我只工作了兩個月,其實我思考了很多事情,幾乎把這一個公司或者是一個行業大概看了一遍,以至于我面試現在工作的這家互聯網公司,說得頭頭是道,他們就覺得你好像很懂。

在我眼里,好的視頻,要么能讓我學一個拍攝技巧,要么學一道菜,要么是了解一個財經類的專業名詞,要么是對一些時尚熱點的剖析,拓寬我的知識面,都是對我的提高。

像今年年初抖音宣稱的一樣,要扶持知識科普類的視頻。我跟一個大號“珍大戶”還是微信好友,她是做財經視頻的,前段時間螞蟻集團上市,她發了一條視頻《螞蟻上市值不值得買》也火了,我利用碎片化的時間看了,能夠從中學到一些東西或者獲取一些信息,這對我來說是有用的。

“珍大戶”視頻截圖

我帶的主播,也有正經在拍視頻的。這些人不喜歡“搞黃色”,也挺看不上“搞黃色”的主播,所以我們才能聊到一塊去。

我走了,主播不可能沒有人帶,我會分給其他運營帶。但我是強內容型的運營,以至于有些人,他們很頭疼,誰都帶不了。

帶不了怎么辦呢?小G就被新的短視頻運營直接轉型了,專門拍身材視頻。

她本來可以對標“李蠕蠕”或者“小妖梨”拍粵語港風的搞笑段子,或者拍模仿演技派的段子,我覺得小G很適合,但他們沒有做過,覺得麻煩,就不想做。

李蠕蠕、小妖梨視頻截圖

拍變裝最多兩條視頻素材就OK了,如果是拍劇情或者一人分飾多角的視頻,你要審很多的素材,工作量也要增加,從短視頻運營的角度來說,他們也不想管。但是,我愿意管,因為我覺得做這類視頻有技術含量。

從一個用戶的角度來講,我受夠了,受夠了大量重復的內容,沒有新意,沒有想法,沒有審美,沒有內涵。

如果我沒有離職,繼續做下去,我帶的某主播漲到1萬粉絲了,我可能會嘗試寫一兩條原創。如果發原創也火,那我繼續做原創,勻出來2-3小時寫原創的本子讓他去拍,我可能會覺得我做的視頻不是流量垃圾。

因為我付出了腦力勞動,有創意和想法,主播的拍攝和演技也是我們共同創造出來的,是別人沒有翻拍過的東西。

哪怕原創的內容拍得很隨意,也不起量,但只要是自己動腦子想的,那就不是垃圾,哪怕是一只狗,哪怕是一個吐槽的熱點話題,這都不是流量垃圾。

毒眸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