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外被下架,回國難突圍,獵豹還有未來嗎?
2020-11-30 00:10 獵豹移動

海外被下架,回國難突圍,獵豹還有未來嗎?

作者|謝東霞   來源|連線Insight( lxinsight)

獵豹是自然界的短跑冠軍,可惜耐力不足,每小時120公里的速度最多只能維持15秒。 

以此為名的獵豹移動,也正在“失速”。

回想起上市前兩年的獵豹,股價一度達到34.69美元/股。然而之后五年便開始了長期下滑,11月27日的開盤價已經跌到1.98美元/股,接近退市邊緣。

近期股價的下跌,是因為獵豹移動披露的最新一季財報營收在繼續減少,從2019年至今,獵豹移動的營收已經連續7個季度出現同比和環比下滑。

11月24日,獵豹移動發布2020年三季報,公司總收入為3.65億元,同比下降60.3%。去年第三季度,獵豹移動完成了對海外直播業務LiveMe的剝離,獲得一次性現金收益,因此剔除剝離LiveMe的影響后,今年第三季度公司總收入同比下降46.7%。

獵豹移動董事長兼CEO傅盛分析了營收下滑主要原因是受海外業務的影響。“我們在海外遇到了很多困難。Facebook和Google都與我們暫停了合作。這導致我們失去了兩個重要的用戶獲取和商業變現渠道。”

之前,獵豹在海外依托于谷歌和Facebook,吸引了大量用戶并從中獲得廣告收入。自2018年底Facebook暫停了與獵豹的廣告合作,加上今年,谷歌單方面終止與獵豹移動的合作后,兩家巨頭的政策變化,致使獵豹移動的海外收入遭受重創。 

獵豹Q3財報的收入構成主要包括工具業務、娛樂業務、AI業務方面三部分。

獵豹移動2020Q3財報截圖獵豹移動2020Q3財報截圖

第三季度獵豹移動在工具類應用及相關服務的收入為1.461億元,同比下降47.3%,該業務大約65.4%的收入來自廣告,其余收入則來自用戶訂閱服務、防病毒軟件銷售和辦公軟件銷售等。

移動娛樂業務的收入為1.577億元,同比下降70.4%,該項業務大約48.1%收入來自廣告。

其AI業務本季度實現收入2129.6萬元,僅僅占到總收入的5.8%。

營收主力工具型產品不斷萎靡,大舉投入的AI業務還不足以補位,獵豹陷入困境。

在海外被下架后,2020年獵豹開始從海外市場回歸國內市場,只不過身邊巨頭環伺,獵豹能闖出一條生路嗎?

1 海外市場元氣大傷

獵豹移動兩大主營業務業績大幅下滑,皆因為海外巨頭的廣告政策發生變化。獵豹與合作伙伴的蜜月期結束了。

2012年下半年開始,獵豹啟動了出海戰略。當時獵豹分析了Google Play上前100名的APP,發現工具類App里面沒有一個大廠商。

獵豹創始人傅盛發現,美國排名前三的一個Advanced Taskkiller的工具,開發者是哈爾濱一個程序員。一個人的力量能做到美國排行榜的前幾,這讓傅盛意識到全球的工具軟件市場是一個藍海,于是集中6個多月時間,推出了獵豹清理大師。

借助在Google、facebook的平臺成功導流,獵豹清理大師用戶量節節攀升,迅速打開海外多個市場,成為中國首家在海外月活用戶突破6億的互聯網公司。

之后獵豹持續加碼海外市場,陸續上線獵豹安全大師、獵豹瀏覽器、獵豹輸入法等等,組成了移動工具型產品矩陣,2014年5月獵豹移動成功在美國上市。

 獵豹工具應用,截圖自獵豹移動官網

獵豹工具應用,截圖自獵豹移動官網

獵豹兩大營收來源工具業務、娛樂業務,主要變現渠道都是廣告,而廣告主大多來自facebook、Google的廣告聯盟平臺。瑞士信貸2016年曾估計,來自Facebook的廣告收入占獵豹廣告收入的25%至30%,而來自谷歌的廣告收入也超過了20%。

不過,隨著手機本身操作系統的完善,像獵豹之類主要對操作系統進行補充的第三方工具沒落,是無法避免的事實。

傅盛在接受《晚點LatePost》采訪時也說,“我知道工具會退潮,從2015年就知道。所以那時候我們開始搞內容、搞AI。但我們從來沒有想到,變化會是斷崖式的。”

2018年底,廣告監測平臺Kochava爆料稱,該平臺監測的軟件中有8款安卓應用通過濫用“授權”來詐騙廣告收入。這些應用在Google Play的總下載量超過20億次,其中7款都直接屬于獵豹移動旗下,包括清理大師、CM文件管理器、CM Launcher 3D、安全大師、電池醫生、CM鎖和獵豹鍵盤。而第8款軟件Kika Keyboard背后的公司Kika,在2016年獲得了獵豹移動的投資。

消息一出,獵豹移動的股價當天跌幅超30%。隨即,Facebook終止與獵豹移動合作,即使獵豹后來通過了由Facebook指定的審計公司對內部數據安全和政策遵守情況審計后,仍拒絕恢復合作。

更糟糕的是,獵豹不僅僅失去了Facebook。

今年2月,谷歌也發來了單方面終止廣告合作的郵件,從Google Play應用商店下架了獵豹移動45款應用程序。獵豹移動回應稱,“我們是在積極整改的情況下,依舊被谷歌單方面全面下架。”

在失去facebook和Google兩個大客戶后,其工具類應用營收就不斷縮水,第三季度,獵豹移動在海外市場的應用產品業務收入僅3900萬元,同比下降72%。

獵豹自身也已不再寄托于海外業務,傅盛說:“在如今的國際形勢之下,我們對與Facebook和Google恢復合作不具備足夠的信心。”

2 轉型AI,前途迷茫

對于工具型產品的退潮,獵豹也早有預料。2015年,獵豹便將業務向內容產業拓展,投資了短視頻產品Musical.ly、在美國市場上線了直播產品Live.me、收購法國新聞內容推薦應用News Republic。

不過獵豹在內容運營上并不擅長,2017年,獵豹以8660萬美元的價格將News Republic賣給了今日頭條,緊接著,又以1.7億美元的價格將持有musical.ly約17.4%的股份同樣出售給今日頭條,后來Musical.ly與日韓、東南亞地區的抖音國際版合并更名為TikTok。

在2019年第三季度,持續虧損的live.me也被從財報中剝離,內容生態遭到獵豹拋棄。傅盛在公開演講時表示:“在內容上花不起時間了,要聚集資源做AI。”

 獵豹移動CEO傅盛,圖源獵豹移動官網

獵豹移動CEO傅盛,圖源獵豹移動官網

2016年,傅盛的演講中就多次提及向人工智能轉型,接著便投資了AI公司獵戶星空,圍繞包括芯片+算法(腦)、全感知視覺識別(眼)、語音合成技術(口)、麥克風陣列(耳)、七軸機械臂(手)和室內導航平臺(腿)構建全鏈條AI技術。

2018年3月,傅盛在水立方縱身一躍跳入泳池,表達公司轉型AI的勇氣,并在現場一口氣發布了五款機器人,包括提供前臺接待服務的豹小秘、售賣機器人豹小販、兒童機器人豹豹龍、小豹音箱以及機械臂xArm 7。

經過多個季度的持續投入和布局,傅盛在11月25日的電話會議中說道:“目前,我們的機器人已在中國35個城市的1000多個商場落地。”

傅盛不斷地強調要讓AI 業務成為新的增長引擎,只是AI業務在財報中的表現還并不是那么樂觀。

本季度AI業務方面實現收入2129.6萬元,環比增長9.5%,但僅占了總收入的5.8%。今年第一季度、第二季度,AI業務分別收入3176萬元、1945萬元,當下的數據還不足以扛起營收大旗,反而需要長期支出大額的研發費用。

傅盛相信順著AI這條路走下去,將迎來一個嶄新的獵豹。AI在未來有很大發展空間是毋庸置疑的,但獵豹現在的產品,并不足以產生大規模營收,依然處于入不敷出的境況。

財報顯示,今年三季度,獵豹移動的AI業務虧損了1.9億元,營業利潤率為-893.9%,去年同期的營業利潤率則為-297.4%。

 獵豹智能服務機器人,圖源獵豹官網

獵豹智能服務機器人,圖源獵豹官網

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曾在接受采訪時分析:獵豹移動以往一直在做互聯網工具軟件服務業務,原有的產品業績在下滑;而在AI業務中,獵豹移動既沒有拿出底層技術上的突破,也沒有拿出在應用場景中新的拓展,現在還看不到它在未來的一個明確發展方向。

3 國內難突圍

“要不我們出海吧。”在百度、騰訊、360三家對安全領域內展開競爭時,傅盛當年選擇了走出去。

當海外市場發生巨大變故,今年獵豹不得不再將重心轉回國內,而現在格局穩定下來,獵豹所涉及的各領域業務,都有巨頭把持,再次突圍的希望渺茫。

Q3獵豹移動工具類產品業務在國內收入也同比下降52%至5800萬元。情況不容樂觀。

獵豹移動的明星產品獵豹清理大師、獵豹安全大師,回國后再次面臨著360的競爭。根據QuestMobile報告顯示,2019年9月, 360手機助手MAU為1.6億,旗下獵豹清理大師、獵豹安全大師的MAU僅5825萬、1758萬。

獵豹圍繞“輸入法-瀏覽器-搜索” 推出的工具型產品矩陣,又與搜狗具有很大重復性,在搜狗被騰訊私有化之后,獵豹將面臨與騰訊的競爭。

獵豹之前的幾款熱門游戲磚塊消消消、滾動的天空、鋼琴塊2雖然取得國內游戲版號,但都只是消消樂之類的休閑小游戲,相較于王者榮耀、陰陽師等大IP不具競爭力。僅憑輕游戲獵豹移動根本不具備和騰訊、網易競爭游戲市場的資格。

最后獵豹目前主攻的AI業務,前面還站滿了BAT、TMD這樣的大、小巨頭,以及科大訊飛、曠視、商湯等等一系列成長迅速的獨角獸。

去年底,傅盛曾表示,“我們出海得益于安卓全球化發展,但我們沒有實現各個地區的精細化運營,獵豹現在在反思。”而一年后獵豹依舊不能拿出一項具有足夠精度的業務,獵豹想在國內奔跑起來還很艱難。

傅盛曾給獵豹移制定過“三級火箭”的業務增長模式——以工具類產品出海、獲取流量,從而撐起內容類產品的收入,內容產品又為第三增長級的AI業務提供資金支撐。

而今工具類產品增長下滑,內容類產品被棄,繼續推動獵豹向AI業務轉型的資金已很緊張。今年三季度,公司研發費用為1.176億元,同比下降47.8%。

獵豹已經想盡辦法減少支出,今年4月、9月獵豹已經經歷了兩次裁員,將三季度的管理費同比下降51.9%至9100萬元。

節流之外,開源是獵豹最大的難題。從2017年陸續出售News Republic、musical.ly,獵豹就不斷在依靠賣掉手中的投資項目,來為公司補充現金流。2018年底獵豹賣出持有的字節跳動部分股權,收益約8600萬美元,今年5月20日,獵豹移動又將所持字節跳動剩余股份全部出售,得到約1.3億美元的現金流。

這些資金能支持獵豹走到什么時候?

可以說,目前獵豹已經站在了懸崖邊,而傅盛依然通過自己的公眾號、接受媒體采訪,向外界傳達著他的決心:“我們一直都在夾縫中求生,一直在嚴酷環境中為自己爭得一席之地。公司還有重新出發的資本,我不怕重來,只要堅持不下牌桌,就還有機會拿一手好牌。”

連線Insight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